欢迎来到银河演员网,  »会员注册/登录 手机版|APP下载|本站导航|设为首页
银河演员网LOGO
影视新闻新闻首页|演员新闻|影视新闻|综艺新闻|八卦搞笑|今日更新|新闻月榜|新闻总榜

影视新闻《志愿军战俘:当年为了主义斗得死去活来 愚蠢透了》

来源:银河演员网(本站编辑)   时间:2014-09-30  
摘要:哎呀几十年前我们在战俘营里,为了一个和我们毫不相干的主义,斗得死去活来,愚蠢透了。这些骨肉同胞之间你说干嘛来了。现在想起来真是不 我曾经想过怎么样去死最好,死的比较漂亮点,不要去触电,不要去在汽车车轮之下压得血肉模糊,真是想这,真的不想活了。但想过来想过去,突然
欢迎圈内人士新闻投稿“master@8fkd.com”,或者登录本站自己发布演艺相关新闻。

2014年,北京。

记者:您在台湾夏天的时候也会光着膀子出去吗?

赵英奎:出去是没有光膀子的,我是在家里我都是光膀子的,我小孩子都见怪不怪了。

记者:有没有路人啊或者是外人啊,看到你身上这些纹身会感到很好奇的?

赵英奎:一开始有的,以后他们就不知道你是为什么事情。像五几年以后他们就知道,你这个是从朝鲜(回)来的。

记者:您这身上都是刻了些什么呀?

赵英奎:在青天白日旗之下,勇敢前进。一个命令下大家都要刻,你不刻就不行。然后就有几个人专门给你,把这个字先拿毛笔字写上,写上以后用三个针把它用线绑起来,绑起来就蘸着墨刺刺刺,蘸一下就刺刺刺,我这个刺了好几个钟头了。

记者:您现在身上这个纹身,可以说也是历史的一个印记了。

赵英奎:对啊。

解说:这位胸前刻着国民党党旗的老人,名叫赵英奎,来自台湾,祖籍山西平遥。与他坐在一起的另一位老人名叫张泽石,60年前他们一同参军入伍,在异国的战场上出生入死,战争却最终将两个人带往了不同的方向。一人身上刻字去了台湾,一人历经磨难最终返回了大陆。

张泽石(原志愿军180师宣传干事):哎呀,我每次到台湾去,我看到我的那些难友,真是,大家抱在一起,拥抱、干杯、流眼泪。完了以后说,哎呀几十年前我们在战俘营里,为了一个和我们毫不相干的主义,斗得死去活来,愚蠢透了。这些骨肉同胞之间你说干嘛来了。现在想起来真是不应该啊,可是那场斗争实在是太残忍了,伤了太多人的心,伤了太多人的生命。

陈晓楠:各位好,这里是凤凰大视野。朝鲜战争当中,联合国军在朝鲜最南端的海港城市釜山以及巨济,济州海岛上都修建了战俘营,用于关押十七万的中朝战俘。志愿军被俘之后,首先是押往釜山战俘收容所,进行审讯、编号建卡,然后大部分战俘再转押巨济岛战俘营。在这座韩国南部的小岛之上,志愿军战俘们不曾想到,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所将要面对的,将会是一场远比战场更加残酷的斗争。1951年7月,朝鲜停战谈判开始,针对战俘问题中朝坚持按照日内瓦战俘公约,无条件遣返全部战俘。而在立场上倾向台湾的美方则是坚持“自愿遣返的原则”,战俘问题成为了停战谈判争论最为激烈也是拖延时间最长的一个问题。停战谈判开始之后,国民党六三支部派遣了七十多名特务进入了战俘营,而且建立了系列完备的组织。各级“俘虏官”均是由其成员担任,开始诱导甚至是残杀坚持回国的志愿军战俘,迫使尽可能多的战俘选择去往台湾,一场血雨腥风开始在这样一个异国之地。

解说:1951年4月,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根据战俘自由遣返原则下达了对战俘进行甄别的命令,对去台湾或大陆战俘进行登记。

程福喜(原志愿军战俘,台湾):到俘虏营以后,就开始中国人管,也就是俘虏管俘虏。到这个俘虏里边也很恐怖,如果你要,你要说你回大陆,就没有命了。

解说:1951年8月,国民党反共头目开始强迫战俘在“誓死不回大陆”的请愿书上签名,并在身体上刺刻“反共抗俄”等字样。对不愿签名刻字,仍坚持回大陆的志愿军战俘开始进行毒打甚至残杀。仅七二、八六联队,一夜就杀害志愿军战俘九十九人,重伤三百四十多人。

叶泉宏(台湾真理大学教授):很多人在身上刺字,那根据很多人的描述,他们都是被强迫刺字,因为你如果不强迫刺字的话,他就不能信任你。所以有些时候,他们里面也会开一些政治会议,小组会议。你的言论比较,有点倾向共产党的话,可能真的就在战俘营里面就被人家干掉了,就没有办法活着离开了,这个都是事实。

解说:1951年10月,张泽石和其他几位共产党员在战俘营中秘密成立了地下党组织“弟兄会”,号召志愿军难友誓死返回大陆。1952年4月6日,张泽石等人一起用美军的雨衣,制作了一面五星红旗。

张泽石:用我们的那些衣服,毯子去换的那个红药水,染成了红色的。然后按照我们自己的记忆,剪了五个黄的五角星。这是我们第一次自己制作自己祖国的国旗,每个人都上去缝一针。外面是敌人的岗哨,我们里边是昏黄的灯光,是大家留着眼泪在那唱自己的国歌,留着眼泪上去缝自己的国旗。缝完了以后,把这个旗子往上亲,每个人都是这样的亲,觉得那是祖国母亲的脸。

解说:第二天天还没亮,数百名志愿军战俘一起将他们亲手制作的这面国旗在战俘营前的广场上升了起来。此时,岗楼上执勤的韩美军人发现了状况开始大喊,比别命令他们把旗子降下来,现场气氛骤然紧张。在志愿军战俘们拒绝降旗后,战俘营广场瞬间枪声大作,65人相继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在这场被称为“第二次国共内战”的斗争中,数百人因此遇难,永远埋骨在了异国他乡。为了悼念这些死去的难友,张泽石曾为他们写下了一首挽歌。

张泽石:那天我写了这首挽歌,在没有太阳的地方,在苦难日子里,你的鲜血染红了异国的土地。在没有太阳的地方,在苦难的日子里,你的鲜血染红了异国的土地,为了追求光明坚持真理,在敌人的刺刀下你宁死不屈。安息吧,祖国和人民将永远怀念你。

解说:1952年4月8日到4月底,经过“甄别”,两万两千名志愿军战俘中共有六千多人愿意遣返回大陆,一万四千多战俘,最终去了台湾。这些当年满怀激扬踏上战场,并肩作战的战友,从此分道扬镳,各去一方。

1953年7月27日,中朝双方和联合国军谈判代表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历时近三年的朝鲜战争宣告结束。8月5日,交战双方开始交换战俘,六千多人从板门店过境,返回了大陆。

张泽石:我们过了铁丝网往下去,下面是一个广场,一个平地,有一个牌楼,很远看不清楚。上面有些字。等到靠近了一看,四个大字“祖国怀抱”。哎呀,祖国怀抱,两年多,我们日日夜夜一千个日日夜夜盼望的祖国怀抱就在眼前,所以大家一看到了就没玩没了的哭,哎呀真是。车刚刚一停稳,大家就往下跳。所以我说那块土地板门店“祖国怀抱”下面那块土地,不知道流了多少中国人眼泪。

解说:与此同时,另外1.4万多名志愿军战俘全部换上国民党军装,分乘两百多辆美军卡车,离开战俘营由韩国仁川港搭乘16艘美军军舰驶向了台湾基隆。为了迎接这一刻,国民党动员了许多群众夹道欢迎,并将志愿军战俘到台的这一天定位为“自由日”。

叶泉宏:组成各种欢迎的队伍,到基隆去欢迎他们,放鞭炮,最后用车子到台北游街、游行,都有非常盛大的欢迎,主要原因就是要做一个国际宣传。因为当时这个是一个重要的国际新闻,而且他们是用美国的军舰,从韩国载回来的。所以它当然是盛大的欢迎,用这个向对岸做宣传,你到台湾来你接受英雄式的欢呼。

解说:海峡两岸这些从战场归来,有着各自不同“正确选择”的年轻战士们,成了两岸都备受欢迎的人群。然后当鲜花和掌声散去,一个个不曾预想的现实,也正悄悄地靠近了他们。

六千六百七十三名志愿军“被俘归来人员”回国后,被集中到辽宁省昌图县,志愿军被俘归来人员管理处。张泽石说刚到“归管处”的日子仍然是令人激动的。首长接见,慰问团演出,颁发纪念章,学生献花。但是,几乎在一夜之间,这一切却都消失了,“归管处”开始要求被俘归来人员,“控诉交代”他们的情况,经过一年反复“控诉揭发”,连以下“被俘归来人员”两千九百多名共产党员,百分之九十被开除党籍,四百余名连排干部和全部战士一律复原回乡。1954年2月,拿着开除党籍,保留军籍的材料,张泽石带着一本并不光彩的转业证书回到了故乡。

张泽石:在回家乡的时候就不一样了,火车要到重庆,要见到我的母亲,见到我的妹妹,我的父亲母亲的时候,我越到那越害怕越到那越,我觉得我怎么交代,怎么跟他们讲。结果我看到火车停下来了,我妈妈被我妹妹拉着,沿着每个车厢找我,我就喊啊,妈妈,老三在这儿呢,妈妈,我喊。下去,下去以后,一下抱住我说,哎呀我的老三回来了,我的老三没有死,我的老三死不了。

解说:就在归国的六千六百七十三名志愿军战俘开始各自返乡的同时,去台的一万四千多人,也没有等来他们期盼中的“自由”。所有去台志愿军战俘经过逐个审查,全部被编入到了国民党基层军队,变成了一名国民党士兵。

叶泉宏:其实蒋介石有一个习惯,包括国民党的将领,都是一样。你只要曾经被中共俘虏过的,大概就没有什么机会有比较高的升迁了。所以我们所看到这些从韩国回来的人,到最后其实差不多大概在军中发展的,大概十年二十年就退下来了。因为他没有升迁的机会了,主要是蒋介石对他们还是不信任。

解说:上世纪50到70年代,大陆和台湾分别进入到高压政治时期。在大陆,1966年“文革爆发”。志愿军战俘被俘的经历,成了一段无法掩盖的“历史罪行”。大批回国的志愿军战俘纷纷被揪了出来,张泽石就在其中。

张泽石:这个大高帽子戴上,全城喊,打倒大叛徒张泽石,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这一脚踩下去,我一下趴下去了这只手指头就像断了一样的,头发这么被抓着。我一下就吐了异地,恶心啊。我曾经想过怎么样去死最好,死的比较漂亮点,不要去触电,不要去在汽车车轮之下压得血肉模糊,真是想这,真的不想活了。但想过来想过去,突然就觉得不对啊,我说你没有权利死啊,你已经有了孩子,你要把他们抚养成人,你的生命不属于你的,所以我就觉得我死的权利都没有了。

解说:就在大陆战俘屡遭批斗的同时,海峡对岸,台湾也正处于戒严的白色恐怖之下。随着反攻大陆的口号不再被提及,对岸的那个家,对于身在台湾的老兵们来说,也已经越来越远。

叶泉宏:我相信有的可能就是因为政治成分不佳被淘汰掉了。因为政治成分不佳地话,也许有的就移送法办了,可能就军法审判,可能就直接就处决掉了。因为当时也没有遣送他们回大陆去,所以如果说他们有安全地顾虑,有的可能就坐牢,更严重地可能就直接枪决了,可能就是这样子。

解说:2014年4月,我们前往台湾寻访这些当年赴台的志愿军老兵。在基隆市一所社会大学老旧的民工宿舍里,我们见到了老兵程福喜。程福喜,山西人,在朝鲜战争中被俘,而后身上被刻字来到了台湾。

程福喜:这是被刮的,这是拥护蒋总统。

记者:这个是原来是有刺青的。

嘉宾:刺青的把它刮掉。去韩战的时候到韩国美国去。

记者:后来就给刮掉了。

嘉宾:就把它刮掉了。

记者:这个当时是怎么给你刮的,用什么刮啊?

程福喜:用那个推子。

嘉宾:电动刀啊,像理发的那种他说,电动刀啊。

程福喜:比那个大。这是杀猪拔毛,这边也是一样。

解说:当年被俘后,程福喜曾作为美国的特工多次潜回朝鲜战场,收集情报。朝鲜战争结束后,在国民党军中他又服役了多年。退伍后,他和妻子在台北靠经营一家服务小店维持简单的生活。然后由于曾是志愿军战俘的特殊经历,他的生活始终受到当局的特别监管。

程福喜:匪谍自首,既往不咎。就贴在我卖衣服的跟前,那就是叫我看呢。他看着你赚钱,你将来有了钱可能卖情报嘛,他以为你是匪谍,我回家的时候,我想。我说不做这生意孩子这么多孩子怎么(养),要饿死啊。我就把那个刀子磨一磨准备好,给他拼了第二天,不活着了,我当兵的人还怕死吗。

解说:为了生存下去,程福喜想到以死相搏,然后他的计划还没行动,消息就被泄露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泄露消息的不是别人,竟是他在台湾唯一的亲人他自己的妻子。

程福喜:我从大陆来到台湾,唯一的亲人就是老婆,老婆为人家害丈夫,你说伤心不伤心。我想着的是,我说那个时候我就打她了,她哭得可怜,跪下跟我说。我不听人家的话也不行,我出卖你我也心不甘啊,我说,为什么你不停他的话,人家把我统治住了,人家说的是如果是他是匪谍你不报,他是这个十等罪,你是二十等罪,加罪,你包庇匪谍。

解说:对于妻子的出卖,程福喜既愤怒但又深感理解。此后,他和妻子放弃了做服装的生意,来到基隆乡下的一所社会大学。靠给师生烧开水、做便当,勉强度日。

解说:我来的时候待遇很差啊,一个月才一百五十块啊。一天五块钱啊,一天五块钱我老婆还要省两块钱,一天三块钱啊,三块钱。一块儿这么大的空心菜,然后这个做一大锅的饭,就吃完了,我们这个十几年了没有见过肉,没有吃过肉啊。

解说:在这个小小的角落,程福喜终于找到了一处安身之所。他这一干就是几十年。上世纪80年代,两岸政治气氛开始逐步缓解,1987年,维持了30多年戒严令,最终被解除。台湾居民赴大陆探亲,也至此彻底开放。据资料记载,仅开放当年,就有50多万人回到了大陆探亲访友。1989年56岁的程福喜也终于在离家38年之后,踏上了回乡之路。我这个四十多年不通音信啊,他们都以为我死了,我回去时候,他们都说你不要来骗我们乡下人,人家程福喜早三十年死了。埋在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家里面都去领回来尸首来了。你还来骗我们,你是程福喜。你不说实话我们村里人不是那么好骗的,我们打你。我说很好,我说你们不信我,你们出十道题,假如我答不出来,你就打我,把我打出村去。

解说:少小离家老大回,再次返乡已是物是人非。当年18岁的程福喜随部踏上朝鲜战场,他不曾想过自己经没能随部归来,而在隔海相望的台湾,度过了大半人生。再次回到家乡已近40年,来到父母的坟前祭拜,56岁的程福喜不禁泪流满面。

程福喜:去了,我姐姐们都到(父母)坟墓上哭啊,我姐姐们说爸爸妈妈你最爱的孩子福喜回来了啊,娘啊,我姐姐们都哭啊。爸爸妈妈你看你最喜欢的福喜啊,孩子啊回来了啊,你要高兴了啊。哭啊,当然哭啊。所以说第一次回去我的眼泪也是没有办法控制,也哭。生长在那个地方不能忘掉啊,是呀,生长在那儿不能忘掉的。就到什么时候不能忘掉老家啊,是不是。虽然是这个人在外边,但是心还在家,心还在家。

解说:1976年,文革结束。1980年9月,中共中央批准了总政治部关于志愿军被俘归来人员问题的复查处理意见,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复查平反受到不公平待遇的6000多名归来的志愿军战俘。1982年,张泽石获得平反,然后他的很多志愿军难友,却并没有等到这一天。

张泽石:李正文回来以后精神刺激受的太深了,那么那次他正好出去喝茶,在茶馆。后来他们武装部的来通知他,明天去武装部去一趟,去一趟是拿什么呢是拿平反的通知书。但是没有说后面那句话,啊,还要让我去啊。他就想完了,这关过不去了,晚上上吊死了。山西的一个战友,让他去恢复党籍,他说我不要党籍了我现在一个月这么一点儿,7块钱的复员费,我连我自己都养不活,我还要交党费就不去了,他给我写信说,泽石我对不起,你做了那么多努力,要恢复我们党籍,我不要了。

陈晓楠:当年当两万多名志愿军战俘在异国的海岛上做出他们最终去向的选择的时候,他们恐怕不曾想到,此后的数十年当中,他们的人生都会和那段特殊的经历再也无法分割开来。而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其实这一生也始终再没能走出那场战争。1994年历经命运沉浮的张泽石,把一生的经历编撰成书,并且命名为《我朝鲜战争》。在这本书的序言当中,张泽石留下了这样一段话,他说我希望在我离开人世的时候,因为撰写了这本书,而欣慰的合上眼。许许多多跟我同生共患难的战友,他们或者在战场上壮烈献身,或者在战俘营斗争当中英勇牺牲,更多的则是在归国的艰难岁月当中过早地去世。还有不少难友被裹挟到了台湾客死他乡。在抗美援朝60年之际,谨以此书献给所有先我而去的战友、难友。

对您来说,这段特殊的经历其实是三年的时间。但是这三年改变了整个一辈子?

张泽石:对啊,就像我儿子说的,爸你不就是当了两年多的战俘,怎么一辈子没完了你。是没完了,我说你小子不了解,不了解那三年在我这一生里面它所留下的那种永远抹不步调的那种伤痕。我要是没有这些的话,我不会知道人类社会会有这样那样的战争,这种苦难,这种俘虏营的生活。你都不会知道的,现在我知道了,我才知道,哦,对人的生命,对人的尊严应当是如何的珍惜它,保护它,维护它,我觉得这个是我很大的收获。

来源:银河演员网新闻
1
  • 上一页
  • 下一页
  • 本站推荐新闻
  • 推荐演员
  • 推荐影视演员表
  • 推荐艺人招聘
  • 推荐黄页
  • 推荐角色
  • 推荐商机

Copyright © 2013-2014 银河演员网(演员表,演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信息:浙ICP备11036167号-2

   
17548